kn

别关注,压力大

温白开

.可以说是极度ooc了
.想起自己有个lof账号系列
.以下正文

秦明今早晨是被外面的鸟叫吵醒的,刚一翻身,摸到身边林涛还迷迷糊糊睡着,不像平常早早起来准备早餐。法医先生刚启的脑子糊成一团,以为今天轮休,打算翻身接着睡又突然觉得不对,爬起来点亮手机

……

周三

……

九点十三

秦小公举也懵了一瞬,顶着软踏踏的刘海一下子坐起来,抬脚戳了戳蒙在被子里的林涛,俯下身哑着嗓子在林涛耳边提醒一句

“起来了,要迟到了”

窝在被子里的林涛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嘟囔了一句“宝宝”,声音低得不行。
秦明觉得有点不对,手从被缝里探进去,把林涛额头的碎发拨开,把自己的额头凑过去碰在上面

果然……

他回想了一下,只依稀记得昨天林涛来办公室送苹果的时候抱怨了一下楼下空调开的太低,还是楼上舒服

自己当时只以为是林队长日常撒娇,没理

当他打电话去的时候小黑正和大宝待在一起

“谁啊?别打扰姑奶奶打排位”

秦明请完假挂下电话的时候对被加了两篇报告的大宝の哀嚎充耳不闻,插着腰站在床边盯着埋在被窝里的林涛。

林涛的病本来并不算严重,还可以撑着在办公室坐一天的那种。但是平时不生病的人一生病就起不来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平时生龙活虎的林涛一生起病来也就只能瘫在床上哼哼,实际的情况倒没有那么严重。

秦明想着接下来应该先干什么,洗漱?买药?

嗯……

秦明趴在床边上打开手机摄像头对准窝在被子里的林涛,新壁纸get√,把之前林涛篮球赛时候的照片给换了下来,才转过头去拿医药箱。

本来对于警察来说,家里有医药箱并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但是秦明打开医药箱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一颗在保质期内的感冒药,倒是平常人家不怎么会准备的消炎药,止血绷带准备了一大堆。

也只能给林涛扶起来灌几口热水掖好被子,锁了门出去买药。

秦明走进药店在一排感冒药前面一个个看过去,导购大概知道秦明的职业,抬头看见是他之后没走上去,继续坐在座位上看剧。等到秦明挑好了药放在柜台的时候才看清他买的药。

“您家先生生病了?我记得他很久没买过感冒药了,过期了吧?”

食指在冰凉的柜台上面点啊点

“嗯”

回家的路上有一家林涛很喜欢的粥店,秦明坐在雾气萦绕的店铺里。工作日早餐饭点刚刚过去,但是奈何老板娘手艺不错,狭小的铺子里还是差不多坐满了人。往常也是林涛和自己下班之后才有空过来,反而没见过几次人多的样子。秦明第一次坐在这里没什么事可做,他向来对拿出手机来缓解尴尬这种行为表示不屑,但是有几个姑娘小心翼翼询问能否拼桌过后坐在自己对面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打脸。

其实秦明的手机里没有什么内容,他不是会在自己手机下载一堆流行app的人,上班时间也没什么人敢来主动撞枪口。在自己手机里划拉半天也没觉得有什么可看的,最后还是点开和林涛的聊天记录。他知道林涛现在回不了信息,但还是往上翻看着林涛以前给自己发的一些笑话和琐事,有一些连自己都忘记的回过的信息。

秦明回家之后先把粥搁在桌子上,脱去外套和鞋子,倒了一杯水看过说明书之后把药给林涛喂下去。白色的药粒在口腔中融化过后有种怪异的苦味扩散开,林涛皱起脸又就着秦明的手灌了几口水下去才压住。

“我给你买了粥,你要不要喝?”

即使生病也挡不住林涛笑眯地眼睛里流出来的满足“谢谢宝宝”

林涛看着秦明坐在床边低着头帮自己挑着碗里的姜丝,耳朵尖被粥的热气熏着有点泛红,突然觉得多生几次病也不是不可以。秦明细细地把姜丝挑完过后想把碗递给林涛让他自己慢慢喝。林涛直接利用病号特权耍起赖,不仅没伸手,反而张着嘴拖了长长的一声啊。

秦明无奈一调羹一调羹地舀起来吹凉送进林涛口里。过了一会儿秦明去收拾碗碟的时候,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一声,是谭局发过来的问候信息。秦明不太擅长回应这类客套的问候,往往都是把手机甩给林涛让他代劳,这次林涛也决定直接回一条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就在他回完信息之后就不出所料看见秦明早上刚换上的壁纸。

秦明回来的时候林涛出奇地没有闹腾,而是把被子掀起一个角,执意让秦明也补一觉。秦明想拒绝,林涛就这么一直举着被角,他担心林涛再受凉,钻进了林涛怀里 。

林涛看着睡得沉沉的秦明,用没被秦明枕着的那只手拿起手机,打开前置对准他俩拍了一张设成桌面。

新.新壁纸get√

啧,还是和宝宝一起拍好看。

林涛放下手机,环紧怀里的秦明,迷迷糊糊地睡着过去


【车】

链接走评论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两个人把对方当傻子互撩的小浪蹄子故事【不】

难得爆字数,我不管,快夸我

在mjj,每有一个非洲玩家,就有一对情(gay)侣(佬)惨遭拆散--关爱空巢曦月保护协会

融化

.ooc咯
.甜饼
.(听说江浙沪热成工折卢,表示码字的时候收到台风预警这种事我也很绝望啊)

以下正文

天气真的是热的要命,大宝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捏着资料拼命地扇着风,眼睛死死的盯着墙上的挂钟,就等着掐点下班

“你说这早不早晚不晚的怎么偏偏这个时候空调坏了,还是踏马全局的空调都坏了,老秦~,你快让你家涛涛给想个辙呗”

秦明没接话头,把手上的书翻了一页,无视了瘫倒在座位上仿佛融化的一摊液态李大宝

以及自己背后湿透的衬衫

秦明把手伸进自己西装裤的口袋里,皱了皱眉头

“诶呦不行了,宝爷、秦科长搭把手快点”大宝远远地就听见门外小黑的喘息,上气不接下气,听得人难受

“诶呀,你可真会挑时候,这热的要命我才不帮你做苦力呢”李大宝瘫在座椅上,翻身换了一个姿势

“不是……这是……诶呦我去让我喘会儿……林队让我搬上来的电风扇,你们不要算了……我们楼下的都没有这待遇……我搬下去……自己……吹……”

“冷静!放哪,别冲动!”大宝一个鲤鱼打挺冲向门外小黑

过一会儿就看见大宝扛着个中型电风扇进来,秦明抬起头盯着她

“要我帮忙吗?”

大宝看着秦大法医,扁了扁嘴,把一句“你倒是起来啊”咽下去换成了“没事儿,您坐着”

吹人风扇,替人照顾媳妇,等价交易【社会社会.jpg】

秦明又把头低下去,脸色却没有缓和多少

低下头去看书,半天了书都快盯出洞了也还是在三十七页

良久,才听见角落里秦科长一句小小声的疑问“林涛人呢?”

大宝刚把风扇插上打开,秦明一句话淹在风扇呼啦呼啦的运作声里,不仔细听都听不见

下意识接了一句“什么?”

“没什么”秦明把头放的更低

其实李大宝听清楚了,不过长时间和这位暴娇小公举待在一起也不觉得尴尬,直接回答

“哦,对了,涛涛手机坏了。出勘现场了吧?没带小黑他们,应该晚上过来交个结果就能回去?”

“哦”

指针一转,大宝欢呼一声脱离苦海

其实秦大法医办公室位置非常不好

当西晒不说,虽然窗前就是马路,但是周围的建筑把这儿裹得严严实实,一丝风透进来都是妄想,加上马路上蒸发出的白天烘烤的热气

啧啧

那么问题来了,秦大法医为什么还不回家呢?

咳咳

就你话多

秦明低头看了看书,三十七页,又抬头看了看空旷的办公室,有些莫名烦躁,把书合上用笔尾敲着桌子

终于把手伸进口袋里,拿出了……

一颗柠檬糖

一颗柠檬糖

林涛爱吃柠檬糖不是什么秘密,有时候同事也会帮忙带几颗给林涛,自己这颗还是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被楼下小陈刚满月的小女儿塞的

自己就为了这么一颗糖盯了门口一下午

秦明啊秦明,你变了

其实秦科长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么热的天气,自己都感觉包装上好像结了一层水珠子,表面有点变软了

外面的路灯突然亮起来,倒是把秦明吓了一跳,自己平时这么晚还留在这的话一般都是和林涛大宝在解剖室,扭头看看外面,远处的天空像是被放进了老式电影,蒙上一片灰蒙蒙的滤镜

秦明弯腰俯下身把额头靠在桌子上,要是让林涛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一定又要过来一脸惊喜的抱着自己啃个不停,还要一边说自己可爱

那里可爱了?

啊……

       林涛          林涛          柠檬糖要化了     
林涛         柠檬糖         林涛     林涛     
       热死了          林涛         柠檬    林涛            林涛          林涛      饿      买手机   林涛

秦明靠在桌子上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见楼下汽车发动机和讲话的声音,猛的一下站起来,办公室里又没有开灯,膝盖差点磕在办公桌上

秦明站在昏暗的楼梯口,手指抠着栏杆,摒着呼吸,心一点一点地被揪起来,秦明好像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

咚……咚……咚……

直到听见熟悉的声音,好像一下被人松开,迈着微快的步子下了楼梯,站在那个人的身后

路灯暖黄色的灯光打在那个人身上

好像过了好久好久

“宝宝?!”林涛又惊又喜,一下子搂住面前的秦明,“怎么还没回去啊?是不是在等我啊?昂?”

“我是秦明,林队长,你身上一股汗味”秦小明埋在林涛怀里,一边嫌弃又不躲开

秦明能感觉到林涛笑的时候胸腔的震动

“秦科长训的是,走吧,回家”林涛回头去跟剩下的人交代点琐碎的事

秦明拽了拽林涛的衣角

林涛感觉自己嘴里被塞了什么,表面有点融化了还带着点热,熟悉的酸甜味一下在口腔扩散

“宝宝真好”

秦明想着那颗柠檬糖一定是融了,不然空气里那来的柠檬糖味

两个人手牵着手在马路边路灯下慢慢走,影子被拉的好长

“你明天就去买手机,我陪你去”

“好”

【补发链接】喂,我喜欢你

之前发过了

并没有肉,但是莫名出了点问题,也没法修改

链接还是打在评论吧

比心了,老铁

我离与他并立曾只差千分之一秒

.ooc得不行  
.点文产物 @安 (短到只能被称为段子,是糖哦⊙∀⊙
.继续在冷cp中发光发热
.感觉自己要掉粉了,我我我过两天码个林秦的好了(´ . .̫ . `)

以下正文

没有什么是应该拥有的,失去反而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所以我更加珍惜你

L选手从来都没有和P选手站在同一级颁奖台上

尽管他们往往离得那么近

新闻总是习惯于把他们像娃娃一样绑在一起,对于一对宿敌来说,这仿佛透露着一种滑稽感

记者们总是带着机械的微笑,孜孜不倦地想从他们嘴里挖出点什么作为今天新闻的配菜

L选手站在记者前低着头甩着头上的水,趁着摄像调整位置时抬头和路过的队友打着招呼。未收回的余光恰好瞥见旁边的P选手脸上带着藏不住的笑,少年的得意从眼里溢出来,对着记者叽里呱啦说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话,笑的灿烂

L选手盯着一滴水珠从发尖滴下来,从胸肌中间滑下去,顺着腹肌的纹理缓慢地爬行,最后隐匿在泳裤的边缘

L选手放弃了那滴水珠,抬头继续盯着P选手眸子里的光
  

真好啊……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小小的……

自己第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来着?

……雅典?

少年想到了什么,噗嗤一声轻笑出声

正好P选手转过头,目光扫过来

少年没躲避,倒是挑眉继续盯着他

“张琳?”

“啊?对不起,那个……能再问一遍吗?”

L选手走在地下车库,手肘忽然被人挽住

“走这么快干什么?不是叫你等我啦?!”

L选手低头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P选手,伸手想拨乱他的刘海

“哦!对了,你今天看我笑什么呢?啊?!不要以为我没看见啊!”P选手一边拍了拍L选手在自己头上捣乱的手一边质问

L选手也没有回答,放弃了刘海转战腹肌旁边一块小小的软肉

“啊哈哈哈,不要闹啦”P选手的笑声在停车场回荡

嗯,有点破音

“又吃拉面啊~”L选手靠在货架旁边看着P先生认真挑东西的样子

“换个口味呗,北京炸酱面?你们韩国不是也有炸酱面吗?”

“你会做?”P选手头都没抬,继续坚持不懈地找他的酸梅汁

L选手觉得有些尴尬,挠了挠鼻子干咳一声也蹲下去帮忙找酸梅汁

“这个?”

“啊!对对对!”

L选手帮忙把东西提到后座上,等打开驾驶室车门的时候发现P选手早已经【乖巧.jpg】地系好安全带坐在副驾驶室

L选手在等红绿灯的空隙回头,看见P选手正在蹂躏吉祥物娃娃

黄昏时天色暗了,路边暖黄色的灯光挤进来打在P选手的睫毛上,把P选手映得特别特别温柔

真的

“呀!给我好好开车啊!”

L选手在宿舍客厅坐着无聊,溜到厨房去偷瞄P选手,
沸腾的水带出大股大股地水蒸气扑在P选手的身上,P选手的脸也被热气熏得通红

L选手从后面搂住P选手的腰,脑袋埋在颈窝里,P选手的脖子被L选手的碎刘海搔得痒

  “哎呀不要闹了”
  
  
  
  L先生非常不合时宜地想起今天接受采访的P选手
  
  
  笑的很开心啊……
  
  
  本来只打算过来看看就走的L选手眼珠子一转,心中的小算盘打的哒哒响,手上更加用力环住,不让他动
  
 
 P选手看着锅中快煮烂的面,吃货属性发动,心里急得要命
  
  “哎呀,到底要干什么?”
  
  L选手不说话,抬起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阿西,阿拉搜”
  
  
  P选手转过身来,快速在L选手唇上盖了一下,又赶回去料理锅里的面条
  
  
  
  L选手走出厨房,像被喂了一大口蜜糖
  
  
  
  呸,秀恩爱,不要face
  
  

久别重逢

.点梗产物 第一篇@一只想飞的鱼
.ooc得很
.让蓝爸爸龙套了一回反派
.失忆梗,无文笔,可能会觉得烂俗

以下正文

“我们需要谈谈”

齐乐天坐在霍星对面装作听不懂,还是一昧地低头搅着那杯咖啡,上面薄薄的一层奶泡沾上了灰黑色

“齐乐天,肉抖抖告诉我你在调查一些……界限之外的事,还有你最近刻意疏离的态度,这些不是你平时会掺和进去的,告诉我,理由”

霍星显然对少年的态度很不满意,重申的语气变得不耐烦

电音都加重了啊

不太好

齐乐天还是端起那杯咖啡抿了一口

凉了,苦

“本侦探爱调查什么,关你个半男半女爱出风头的讨厌鬼什么事”

位置空了,空荡的空间里唯一一抹橙色也消失,留下黑白的长发少年和猫

过去了,都过去了

齐乐天靠着电线杆喘着气,想点支烟又忽视不了指尖的颤抖,炽白色的路灯实在晃眼

过不去

他抑制不住地回想起实验室里被泡在蓝色液体里的少年,半长的发丝散在水里,像被滴在里面的墨汁,曾经顶撞过自己无数次的嘴唇只是紧闭着,脸色苍白地好像一触就要消散

即使不停提醒自己那只是一副可以重塑的躯体,还是抑制不了手臂一阵阵失力,他忘了自己怎么打破玻璃,但他记得逃出来的时候少年趴在他背上透进他衬衫里的水滴,冷得刺骨;他忘了自己在实验室外守了几天,但他记得少年睁开眼之后的第一句话

“我们是朋友对吗?”

朋友……?

他想扒下少年身上的衣服,一处处指给他看自己与“朋友”往日欢愉的痕迹,想对“朋友”说曾经未讲完的话

但他什么也没有说

他什么也没有讲

不过像朋友一样点头,像朋友一样握手

像朋友一样安静的回家,躺在空空的床上

口袋里发出震动声,炽白色的灯实在晃眼

“今晚两点行动,没问题吧”

……

“没问题”

齐乐天倒是真没想过自己会再次站在乌贼镇最高权限实验基地门前

“齐乐天,你可不能忘记等我们帮霍星哥哥拿回芯片找回记忆之后给菁菁的好果汁哦!”

“不是,你个小呆毛哪来那么多话?”

任谁也不太会相信如此重要的芯片会被藏在这个没人看守的刚被炸毁重建中荒草遍地的残垣里吧?

齐乐天掏出信号发射器最后确认了一遍芯片的地址,顶层

“这群家伙还真狡诈啊,喂,菁菁,在这儿等着望风,别跟啊”

齐乐天藏在满布锈迹的大门后,溜进大厅,四周一片黑寂,齐乐天还没傻到把手电筒打开,鬼知道会引来什么东西

好不容易提着呼吸溜进实验室,忽然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在一片寂静之中实在让人难以忽视,齐乐天一下屏住了气惊出一身冷汗,但来人既没带手电筒又没喊话,应该不是守卫

“你个小呆毛不老实在外面待着看风,信不信我不给你果汁了啊!”

脚步声倒是停下了,但却听不见回应

齐乐天心中一惊,闪身躲到墙壁后

woc,不会真把守卫引过来了吧!小呆毛守着外面怎么一点声也没有啊?!

“齐乐天?”

带着电流感的清冷的声音从黑暗里传来,齐乐天哪里会认不出来,一下好像被人捂住口舌站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齐乐天,我有夜视模式,看得见你”少年皱了皱眉实在感到无奈,出声提醒躲在角落装死的某人

“你个机器人过来干什么,抢功劳啊!”齐乐天听了这句话,也不再躲,从墙后出来却一直低着头抚平自己衣服上不存在的褶皱,就着窗外边的月光刚好能瞧见彼此

“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但是基于安全考虑,这种事带上我很明显更有保障”

少年看着仍低着头的齐乐天,以为是他还对自己怀有芥蒂,又补上一句

“你完全可以相信我,我是最完美的3000A”

“所以就算是死亡也没有关系?”齐乐天终于抬头,直直地盯着少年,霍星看不透他眼里莫名的愤怒从何而来

“就算忘记一切都没有关系?”

不是的

霍星被突如其来的质问逼得猝不及防,只在系统中下意识地否认

至于为什么要否认?霍星搜寻了整个系统数据也没找到相关原因

谁知道呢?
情感是世界上最复杂的运算,不是吗?

他把一切归咎于对齐乐天对自己质疑的不满

杂乱的实验室陷入尴尬的沉默,好在两人都不是赌气的人,齐乐天没再出声,伏身开始翻找,霍星也不好再说什么,刚才系统总结出的回答就这么被堵在嘴里,只好跟上

齐乐天正心烦意乱翻找,忽然被埋在书堆一个蓝色盒子掉落下来砸的生疼,一条坠子脱落出来,可不正是霍星的芯片!正要回身,却见一束微光晃动

不是,这霍星重造之后智力被削减了吧,这种时候能开手电吗!

不对!

几乎就在一瞬间,齐乐天来不及细想直接拽过余光里那抹身影蹲下。两人挤在实验台下,霍星能感觉到齐乐天扑在自己颈边的气息,不知怎的让他感到有些熟悉

蓝十字靠在门框,用手电在实验室中慢慢的扫过,看着资料架上被人翻动过的痕迹,不禁觉得好笑,自己只是上飞机前过来检查有没有遗忘的资料,实在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运气,竟然碰上小老鼠自己送上门来了

“Hi,小朋友,桌子底下的空气不太好吧,要不要出来玩玩啊”

眼见被人揭穿,齐乐天暗骂一声,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刻意跟他过不去,起身要站起来

霍星看见齐乐天的动作,刚想起身,却被齐乐天不动声色地按住,被塞了一个蓝色盒子

蓝十字看见站起来的人,并不如何感到意外,关于这人和霍星的关系自己也有耳闻,只是可惜霍星不在,不然……

“原来是齐乐天小朋友啊,哦不对不对,忘记了,现在成年了,应该叫齐乐天大侦探,这么晚了一个人到这种地方玩探险游戏可不好哦”

“少废话行不行,要打架快点,你也知道这么晚了,本侦探还急着回去睡觉”

窗外突然亮起大束扎眼的光,齐乐天第一反应是有蓝十字的帮手,于是下意识后退一步,把霍星挡了个严严实实

蓝十字不知原委,以为齐乐天露怯

“啊呵呵哈,怎么了?齐乐天大侦探,刚刚还要打一架,现在直接被来接我的车吓了一大跳,嗯?”一边说着一边唤醒一旁的电子屏写些什么

“既然司机来了,也不能让人家久等,那么,就留小侦探在这儿好好玩玩咯”

一瞬间实验室各个角落亮起无数微小的红点,旁边用来作研究报告的显示屏也被点亮,上面跳动着倒数十分钟的数字

“那么,玩的尽兴,小侦探啊哈哈哈”门被咔哒一声落了锁

齐乐天就是再不懂电子也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等倒计时结束,肯定没好果子吃

正急得团团转,突然感觉自己小腿被人轻拍

“让开,我要出去”

自己倒是差点忘了这茬了,连忙退到一旁顺手拉起了桌底下的少年,正好触到少年手中坚硬的东西,接过仔细一看正是芯片,顿时感到百感交集

要终止程序对霍星并不是多难,大概要得益于蓝十字对齐乐天电子科技能力的不屑

齐乐天也知道这种临时启动的程序复杂不到哪去,看着屏幕上静止的数字,心里没有多少劫后余生的激动,不过不可否认看着少年的侧脸,自己的心跳确实在飙升,攥着芯片的手有些汗湿

“好了,走吧……”

少年刚刚从座椅上起身又被按下,余下的话被迎上来的唇封住,一只手不带情 欲地侵入衣服后摆,似乎感受到什么东西通过腰间的插口链接到了系统

巨量的数据涌上来

所有的记忆叫嚣着突破最后的防线

    没感情                                  机器人!……

              法    …… 律?

      保密……     回收……      销毁……

身上人的亲吻甚至连恋人之间的亲呢都不带

只有他们知道,这一个吻,敬久别重逢

我终于……

又能再次拥抱你

远方微弱的晨曦穿越过十五万公里的距离,打在两个少年的脸上

你好,我叫三……

不,我叫霍星

深夜发车

链接走评论

说你呢!吃了肉还不把小红心放下!(ノ`⊿´)ノ

一锅炖了一个星期的肉

链接走评论

上车不点小红心等于逃票你造吗(`Δ´)ゞ

我的领导不可能那么可爱(不是

一发完
ooooooooc肯定有的啦
小学生无文笔可言

以下正文

你说说这大热的天,蝉都起来了,这天宫里连个空调都没有,去找太上老君,就说这事儿不归他管

那你就说气不气嘛!

“唉,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

几个小宫女趁着午休在树荫底下坐在石凳上乘着凉,边聊着八卦 边撸猫吃桃

“唉,大宝,说说你部门最近怎么样啊?”


正在撸猫的宫女抬起头,嘴里还嚼着桃,满脸怨念

“泥萌可憋提了,泥萌谁见过有那个仙让员工把植药录抄一遍的,我跟泥萌酱,月底发完薪我奏去HR那儿投诉,眼都不带眨一下我跟你们讲……不是,我说我呢,你们眨什么眼啊?就泥萌眼睛大啊!”


“李大宝”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夜里莫谈鬼,白天莫谈人,啊不,莫谈仙

“老老老老秦,您怎么也在这儿啊,那什么,您也上这儿吃桃来了?”

“我是秦明”来人眉头微皱,闪身避开被风吹起的瓜子壳“我倒要问你,你的植药录抄完了吗?跑这来干嘛?”




太惨了




坐在一边静如鹌鹑的宫女这么想




这不大宝前脚刚被秦明提着领子拎走,后脚就来了个信使

“诶,不是,宝爷呢?”小黑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石凳上拿起桃问




一个宫女抬抬下巴 “喏,刚被上司拎走了呗,幸好我当时专业不对口没分到他那儿去”

“诶,你这么急过来找大宝什么事儿啊?”旁边一个宫女闻见八卦的味道伸长脖子探过身来问



“嗨,也没什么事儿,又来了个新人,好像叫……”




“林涛”

“诶!”

“前面就是了,你自己过去吧,你小子多保重啊,以后混出名堂了,可别忘了我啊!”

“您放心”
林涛掼起地上的包裹,挎在肩上挥挥手

“呦,环境不错啊,地方挺大的”林涛跨进大院门嘀咕一句

嗯,可不是挺大么

大的连路都尼玛找不着【手动微笑.jpg】

林涛扒着砖沿儿拖着包裹,气到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骂一句mmp

诶我去,这什么破院子啊,这院子主人指定是一秃顶老头,故意折磨人呢不是

林涛撑着墙直起身来,半死不活地又转过一个墙角

却见一抹青影于庭间正侍弄花草

【其实就是搁院里梯子上剪叶儿呢】

这谁家小姑娘这么漂亮啊

林涛心想

正好上去问路,还可以和小姐姐搭讪,诶嘿嘿

咳咳,想什么呢,撩妹也要守基本法

“那个,小姑娘,你认识办公室在哪吗?”

“小姑娘”身形一顿,好险没扑通下来,好在我涛哥手疾眼快,英雄救美啊

不过……

这美好像有点沉哈

这天宫什么时候又流行唐朝风了?

“你要抱到什么时候?”
林涛一低头,一点鼻尖痣闯进眼来

???

?????

导演?

这种操作有点过分了哦

“啊,那什么,你是?”林涛有点尴尬的松开了手,眼神却还是粘着那点痣

“新来的?拿上东西,过来,记得明天正常作息别迟到”眼前人没抬头整了整衣衫 想了想,又补一句,加重了后两个字“我是秦明”

秦明

秦……明……

林涛躺在床上直愣愣地盯着房梁

完了,明天肯定得迟到了,觉都睡不着

睡不着不都得怪你吗?

秦明


番外
“不是,涛涛,这些东西你实习的时候都没学吗?”

“咳,我这不是,忙着追小姑娘呢吗……”

“???”

都看到这儿了,不点个红心再走吗?o(´^`)o